俄罗斯是否有性爱?

俄罗斯是否有性爱?

俄罗斯是否有性爱?

“苏联不存在性和性生活” – 任何听到这一荒谬言论的俄罗斯人都将会心一笑。而那些年纪比较大的人则很愿意讲述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种说法。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是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时代,苏联电视记者弗拉基米尔﹒波兹涅尔与他的美国同事菲尔•唐纳修曾建立起了两国之间的电视卫星中转服务,并将其付诸实践。1986年6月进行登记注册的“列宁格勒 – 波士顿”之间的电视卫星中转被称作“女性之间的对话”。当时电视节目中所讨论的是关于广告内容的话题,一名美国女性抱怨美国所有的广告节目都围绕着“性”这一主题,同时,她对苏联的情况感兴趣地问道:苏联的电视广告情况如何?当时的主持人弗拉基米尔﹒波兹涅尔将麦克风递给了一位年龄约为40-45岁的浅色头发女性,她很坚决地回答了这位问题:“苏联没有性,但是我们有爱情”。当时的演播厅顿时充满了笑声和掌声,人们都没有听见后半句话,而只记住了前半句。由此,全世界都知道了这句话 — “苏联没有性”,人们随即断章取义地认为这句话是苏联在道德问题上“伪高尚”的象征。

来自列宁格勒的这名回答问题的女性 – 柳德米拉﹒伊万诺夫娜却因为她的过失所说出的这句话而找到了很好的工作,获得了不菲的收入。20世纪90年代她开了一家名为“夫人”的咖啡俱乐部,很多人专门到这家咖啡馆来看一看这位曾说“苏联没有性”的女士。

今天我们的广播主题是:现代俄罗斯如何看待性和婚姻关系,学生时期的性和爱情是怎样的?这使我们记起了苏联时期的这一故事。今天我们青岛的是何星,她20年前来到了俄罗斯,并在莫斯科读完了中学,在高尔基文学院就读大学并在那里进行了博士阶段的学习。

何星,你好!不知道我之前对您的这些介绍是否正确?

何星:是的,都对。

那就让我们开始我们今天的访谈吧!

记者:何星,你可不可以简单讲一下,俄罗斯年轻人如何看待男女之间的关系?

何星:现在处在适婚年龄的俄罗斯年轻人其实并不着急成家,很多人都以事业为主,并不想让自己因为家庭的负担而变得被动。像是我读大学时,我们那一届学生大概有一百多人,最终选择结婚了的只有三对。其他人谈恋爱归谈恋爱,同居归同居,但不会轻易步入更亲密的关系。在爱情关系里,俄罗斯女生比较重视浪漫的感觉,但随着年龄可以发现,女生会考虑自己未来生活的品质,因此也不着急嫁人——看准了再说。当我读大一大二的时候,我们这一届也只有三对年轻人结婚,但都不是莫斯科本地人。他们当然很相爱,但或许他们当初也希望能够通过登记结婚获得一点个人空间吧。因为在我们文学院的宿舍里,两三个人住一间十多平米的房间,厨房和洗手间都是一层楼公用的,整栋宿舍楼里只一间澡堂, 环境确实不是很好。学校比较鼓励年轻人早日成家,也就是给结婚了的学生提供单独的房间,让年轻夫妻可以踏踏实实地住在一起。其中有一对,加莉娜和迪玛在大三的时候还生了个小孩,后来加莉娜很长时间没去上课,老师们也都很理解她的状况,虽然她那一年完全没有来参加期末考试,学校还是给她机会去参加补考。

记者:那你同学的父母是否支持他们在读书期间结婚?

何星:我曾经和他们聊过,发现女方父母不太赞成,但因为这些女生成熟得比较早,她们成年后就可以自己做主了。我甚至不记得他们有举行过婚礼,好像两个人自己去登记了,也没有邀请任何亲朋好友。我先前提到的加莉娜和迪玛,他们十分独立,即使生了小孩,也没有丢给父母照顾。
记者:已经步入适婚年龄的俄罗斯年轻人,对于择偶这件事似乎会比较谨慎?

何星:苏联解体后,也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不少年轻人的成长受到了不社会动荡的影响。当年我妈妈刚刚把我带到俄罗斯的时候,连买面包都需要排大长队,更别说买口红了(笑)。所以九零后的这一代俄罗斯年轻人早就意识到了经济基础的重要性。如果他们真的想结婚,一般会提前考虑两个人住房、收入和生活费的问题。如果其中一方觉得不合适,一般都不会选择勉强结婚。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发现有越来越多的男生

记者:除了经济上的一些要求,俄罗斯年轻在考虑结婚时,还会看重哪些条件?

何星:依我来看,年轻人越来越在意两个人是否个性相合,他们希望能遇见心灵上的伴侣,而不只是找个人凑合过日子而已。

在俄罗斯有种同居关系叫“民间婚姻”,是指同居多年的状态。其实那就相当于国内的“试婚”。绝大多数俄罗斯年轻人认为同居是正常现象,在结婚前最好能“试婚”一段时间, 为了更深地了解彼此。像是我最好的朋友安娜,她比我小三岁,她毕业后为了男朋友叶普盖尼留在莫斯科生活,没有回圣彼得堡。他们在一起两年了,感情一直非常好,但安娜每年有几个月的时间会自己去彼得堡探亲,还会和朋友们去欧洲旅游。叶普盖尼曾经向安娜求过婚,但安娜认为自己还是个小孩子,一点也不想生孩子,所以就拒绝了。他们现在还在一起,两个人都有十分好的工作。这种“民间婚姻”的关系让双方都感到比较轻松、没有任何负担。

在我的熟人当中,那些家庭条件优异的女孩子没一个在二十岁左右结婚。例如我认识的玛莎在政府部门工作,她现在三十出头,还没有结婚,虽然她的父母给她施加过压力。从她十分忙碌的工作来看,想要找一个能够真正理解她、能够一直支持她的人,确实不容易。

记者:国内年轻人结婚,丈母娘都想要自己的女婿有房有车,俄罗斯这边呢?他们是什么观念呢?

何星:有不同的年轻人吧,像是我接触到的一些年轻人比如我们文学院的同学,她们更侧重于相互之间的感情,她们不一定要求对方具备多好的条件,我到现在没有遇见我的朋友遇见条件特别好就结婚的。相反我认识莫斯科的女生结婚比较早的一般都是女方有房子。

记者:俄罗斯年轻人会不会在意女方的收入或学历比男方的要高呢?

何星:其实在俄罗斯,这种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笑)。我甚至认为很多俄罗斯男生还会期盼能遇见比自己条件优越的女生呢。对于俄罗斯男生来讲,妻子负责养家糊口,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有些俄罗斯中年男士失业后,好几年都不去找工作,全靠妻子养着他们。他们认为自己曾经养过家,现在颠倒过来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记者:那我现在问一下最后的问题,何星你在俄罗斯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你认同俄罗斯人普遍的婚姻观吗?

何星:我个人并不是特别认同,我个人希望婚姻就是结一次婚就是一辈 子。但是我看到很多俄罗斯人会离婚,可能会结好几次婚这种情况都比较普遍。

其实在俄罗斯还有一些年轻人,他们的婚姻观和我先前说的那些点有所不同。这些年轻人是有信仰的东正教徒,他们每周都会去教堂参加圣礼,女生一般穿着朴素,很少化妆,男生比较注重自己内在品格的培养,他们几乎从来不喝酒也不抽烟。如果他们从小就是东正教徒,其实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因为那种平和的面部表情是装不出来的。在东正教里,同居是不对的,所以我认识的东正教徒结婚都比较早,也会生比较多的孩子,因为他们相信孩子是上帝的赏赐,如果怀上了,就一定要生下来。这些年轻人对待恋爱和婚姻的态度十分认真又传统,所以能够遇到这些和我观念相近的年轻人,我感到非常开心。

记者:您希望你未来的伴侣是俄罗斯人还是中国人呢?

何星:我来俄罗斯比较早,小时候对中国文化接触比较少,但是骨子里我还是中国人,我对于俄罗斯的一些文化还是不太能够接受。我还是倾向于找一个合适我的中国人。我也希望我的伴侣能够理解我在某些方面比较俄罗斯化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