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主,郑美香级朝鲜“啦啦队”美女亮相平昌冬奥会

朝鲜“啦啦队”

原标题:朝鲜“美人军”的冬奥会魅力攻势

纽约时报中文网 – 基本上,冬奥会的时尚部分只有两个地方:展示国家队队服的开幕式和闭幕式;还有花样滑冰,它的美学趣味在拉斯维加斯冰秀到王薇薇(Vera Wang)、一点点百老汇和加吉列夫芭蕾舞团之间不断摇摆。不过,一个新的元素在本周加入了这个混合体:朝鲜啦啦队。

本站注:朝鲜啦啦队的领队和领舞是郑美香(朝鲜名:정미향),曾在南非世界杯现场等重要体育场合助威,目前带队队长未知。

朝鲜现任领导人金正恩夫人李雪主也曾是该啦啦队队员。

这个由大约230名年轻女子组成的朝鲜啦啦队抵达了韩国平昌冬奥会,她们穿着红色羊毛大衣,腰上别着扣子,黑色毛皮边点缀颈部和手腕,戴着配套的黑帽、短靴和透明丝袜。她们拿着配套的红色行李箱和手袋,脸上挂着配套的微笑。

想像一下1960年代的泛美航空(Pan Am)“女乘务员”、“红雀”和达拉斯牛仔队的混合,你就懂了。据称,她们在朝鲜被称为“美人军啦啦队”。

对于一个国家形象主要由最高领袖金正恩,以及他那严肃的军装和奇怪的梯形发型所定义的国家来说,朝鲜啦啦队发出了一种不同的视觉信息。

她们是为了支持朝韩联队来到平昌,但至少在理论上也是为朝鲜政权的正常化和人性化目标出力——时尚丽人形式的政治宣传。

这支啦啦队于2002年的釜山亚运会期间首次亮相,也曾在2003年的大邱夏季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和2005年的仁川亚洲田径锦标赛上出现,但奥运会将成为她们登上全球舞台的时刻。

据世界朝鲜问题研究所(World Institute for North Korea Studies)所长、脱北者安江日(An Chan II,音)的说法,她们是依据身高、家庭背景方面的严格标准选拔出来的——金正恩的妻子李雪主最初也在这支啦啦队里——她们既穿传统朝鲜服装,也穿耐克棒球帽和T恤衫,并经常在看台的常规表演中使用旗帜和扇子。

朝鲜“啦啦队”

朝鲜“啦啦队”穿耐克!就跟你和我一样 

在数百万将观看冬奥会的人头脑中,对朝鲜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具体的刻板印象,即它是一个单调乏味的隐士王国,在这些人面前,她们的装束可能会起到令人惊讶的外延效果。服装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它们是每个人都可以读懂和产生联系的入口。

毕竟,当金正恩在新年演讲中穿着灰色西服而不是军服时,就在网络上带来很大反响。

不过230名年轻女性穿着完全相同的衣服、走着完全一致的步子到底有多正常,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即使运动员穿着队服入场,也比啦啦队表现出了更多的服装个性。

因此,这支朝鲜啦啦队的形象工程有可能会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让世界觉得,这是独裁政权决定其公民生活方方面面的又一个例子。但所有事情都是相对的。与对朝鲜国内服装的印象相比,啦啦队身上的色彩和风格使人眼前一亮,既出乎意料又奇怪地让人着迷。

不论如何,考虑到全球对北京奥运会上配合得无懈可击的开幕式,以及它展现出的经过精心编排的和谐之感的关注,朝鲜啦啦队毫无疑问也将获得大量关注。她们有可能会在赛事期间被写被拍,也可能会占据大量时尚新闻(至少是在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到来之前)。

的确,想像一下吧,某个著名的电视观众也在观看奥运比赛,并且为拥有一支国家啦啦队的诱惑所击中。还有什么更匹配据称特朗普总统所渴望的大阅兵呢?真棒!

本月,当朝鲜的22名奥运选手在平昌参加比赛时,他们不会孤单:届时将有230名年轻朝鲜女性陪同他们前来,她们的身高至少达到5英尺3英寸(合1.6米),被国家认定为“美丽”。

西方媒体把这些女性称为“美人军”。在韩国,她们往往被称为“美女啦啦队”。实际上,她们大部分都是出身平壤上层家庭的学生,因为对党的忠诚以及她们的音乐天赋和外表被挑选出来。在某些特殊场合,如果朝鲜政权想向世界展示它最好的一面——或者最漂亮的脸蛋——就会把这些人派往海外。

用年轻漂亮的女性来代表朝鲜并不是什么新的做法。除了啦啦队之外,还有由金正恩亲自挑选的全女子音乐组合牡丹峰(Moranbong)乐队。朝鲜国营的海外餐厅主要是用来筹集外国现金的,顾客光临这些餐厅往往不是为了食物,更多是贪图接受年轻朝鲜女侍者服务的新鲜感,到了晚上,她们还会表演歌舞。

对于这个政权来说,美貌只不过是一项不足为奇的资产,公民有义务代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去使用它。更令人不安的是,外部世界,特别是韩国,欣然接受了这些由国家公然鼓吹的性别歧视。

事实上,朝鲜的啦啦队只是因为韩国才受到国际关注。2006年,韩国时任总统金大中(Kim Dae-jung)在釜山大学(Pusan University)演讲时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2002年釜山亚运会上,釜山市长担心观众太少,提出能不能把朝鲜运动员的参与作为吸引关注的策略。金大中更进了一步,他派一名特使拜访朝鲜领导人金正日(Kim Jong-il),要求他不仅派出运动员,还要派出欢呼的观众。

“啦啦队员一定要是美女,”金大中说。金正日同意了,送来了288位这样的女人。最后金大中总结了结果多么理想:姑娘们很漂亮,比赛成功了,釜山赚了钱,学生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韩国人对朝鲜啦啦队的迷恋是他们对朝鲜妇女普遍态度的延伸:韩国人认为,她们的天真之中充满异国情调,神秘而又迷人。

在过去的访问中,韩国媒体对女性的“纯洁无暇之美”赞不绝口,仿佛她们是来自山间农场的女孩,而不是来自朝鲜首都的精英。整形手术是韩国最大的产业之一,与之相比,这些朝鲜女人被奉为朝鲜半岛自然美的代表——尽管朝鲜权贵阶层也经常进行整容手术。

周三,在啦啦队到来后的几个小时里,她们的照片已经开始出现在韩国的新闻上。但有迹象表明,朝鲜的口红外交并不像以前那样有效。自啦啦队上一次于2005年访问韩国以来,已经过去了13年的时间,她们的一些异国情调已经磨灭。如今,有超过三万名脱北者居住在韩国,他们也有助于消除一些神秘感。与此同时,一些电视真人秀以被称为“美女脱北者”的朝鲜女性为主角,讲述她们在朝鲜的所有生活,或是让她们参与《单身汉》(The Bachelor)式的寻爱节目,这都令人们不再感到朝鲜是一个充满天真无邪的人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