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约车应用能否保护乘客安全?

中国目前研发出一款基于区块链的网约车应用。按照研发公司VV Go的设想,这款应用将确保乘客的安全。公司证实,分布式账簿有助于把行车信息实时传达给这款应用的所有用户。在乘客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只需要把这一点通知应用,位于当事网约车附近的警察或其他司机即可能前往帮忙。

不久前中国又发生一起与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 (Didi Chuxing)有关的丑闻。一名滴滴出行旗下的顺风车业务(Hitch)用户遭到司机强奸和杀害。案发地浙江省温州乐清警方已经羁押嫌疑人,他对一切供认不讳。滴滴出行公司似乎在公众不满的影响下进行了公开道歉,指出由于公司对利润的贪婪和追逐而导致背离主要使命–改善国家的交通状况。

滴滴出行公司对司机的违法行为负有何种责任?当然,似乎没有直接责任。但中国媒体对情况的描述却是,滴滴出行公司的不作为却间接导致悲剧一再发生。遇害女乘客在观察到司机的行为奇怪后,给自己的朋友发了短信。但朋友却无法确定女乘客的位置,但滴滴出行公司拒绝向他披露顺风车的资料。许多媒体指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滴滴出行公司的营销战略也在怂恿司机从事不法行为。滴滴出行公司旗下顺风车业务的定位差不多就是司机与姑娘们艳遇的一种方式。顺风车司机在内部聊天群中可以交换乘客资料,评价她们的外貌吸引力。新华社写到,在此情况下,哪怕是间接的,但滴滴出行公司对客户安全的冷漠也是又一起悲剧发生的原因。

而新开发的基于区块链的VV Go网约车应用服务则把精力集中在这些问题上。据《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指出,分布式账簿技术有助于把行车信息实时传达给应用的所有用户。这样,司机的全部活动都将是透明的,人们可实时查看司机活动信息。在乘客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他只需要把这一点发到应用上,就会有行车路线附近的警察或其他司机赶来帮助。此外,VV Go网约车应用服务计划向司机和其他平台参与者分发VVS代币(数字资产),公司目前还没有透露分发机制。但公司认为,这个过程应该能够激励司机高质量完成工作,维护公司的良好声望。要知道,所有司机都将持有公司独特的电子股,电子股的股价将取决于公司的营运状况。

与此同时,截至目前,这个项目的前景至少在中国大陆尚且成问题。中国政府禁止虚拟货币或代币在全国流通。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首次代币发行(ICO)是遭到禁止的。

卞永祖说:”目前中国不承认比特币。企业所用的代币可能是打了擦边球,这方面存在模糊地带。代币支付车费的情况,目前是不被允许的,短期内也看不到被允许的可能。”

专家说,中国政府欢迎区块链技术应用在不同于虚拟货币的各个领域。自然,如果区块链技术在提高安全方面有效,它只会受到欢迎。但该领域技术的研发是一个相当长期的劳动密集型的过程。他认为,更何况,对解决社会中更为基础的安全问题来说,一项措施仍然是不够的。

卞永祖说:”就滴滴这件事来讲,滴滴作为为社会大众服务的企业,对千千万万人的安全非常重要,社会责任不应推卸。特别像滴滴这样的公司,应当把大众安全作为第一要务,甚至高于利润的考虑。其次,政府的监督应该更积极主动,政府应当去探讨如何解决这种意外危险情况,意外发生的时候,应采取怎样最好最快的方式去解决。另外,滴滴这样的企业掌握大量社会公众的数据,这里面有隐私,但也应当更好地使用,来保证大家的安全性,这方面需要更多的探讨和研究。最后一点,社会大众一定要对滴滴这样企业进行充分监督,因为它具有垄断性,应当用社会舆论对它进行更多的制约,否则对企业的发展也是不利的。区块链近些年的发展被人讨论得越来越多,最多最早的应用是在比特币里,但比特币带来的争议非常大,现在又在讨论将区块链用到其他方面,但目前应用还比较少,如何用区块链解决生活方面的问题,还需要继续探讨。我认为开发区块链打车软件是一种探索,但是不是一种解决安全问题的好的方式,我个人还持怀疑态度 。”

基于区块链的应用VV Go是由陈伟星创建的。陈伟星曾经是快滴打车(Kuaidi Dache)网约车服务公司的所有者,该公司后来被滴滴出行公司并购。此外,陈伟星已经不是第一年接触虚拟货币。《南华早报》写到,他把个人资本的五分之一,或者说是10亿元投入到了区块链初创企业中,其中包括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网(Binance)和火币(Huobi)。因此,商人陈伟星决定把自己在网约车服务领域和虚拟货币领域的经验结合起来,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时间将最终证明,这一点是否确实能够解决网约车的安全问题,或者只是打着得体的借口炒作热门技术的愿望而已。